当前位置:菲之都美容医改方案出台在即 医药板块走向春天护肤DIY
医改方案出台在即 医药板块走向春天护肤DIY
2022-11-24

2008,医改开始“亮剑”。

2005年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部专家递交的一份认为医改“基本不成功”的报告引发了全国范围的医改大讨论,该报告矛头直指“医疗市场化、商业化”,提出加强政府主导、加大在医疗卫生方面的财政投入、恢复医院公益性的医改思路。2006年9月,经国务院批准,国家16个有关部委组成的医疗体制改革协调小组成立,此后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。其后发改委在其官方网站建立专栏,广泛征求医改意见。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、北京大学、复旦大学、北师大、清华大学等国内机构和麦肯锡、世界银行、世卫组织等国外机构均提出了自己的方案。这些方案的意见分歧较大,如一方认为政府必须坚持对医疗机构的主导地位,必须坚持公益性质,政府直接办公立医院,即“补供方”;另一方则主张政府作为医疗筹资的主体,代表患者成为强有力的谈判者,向医疗机构购买医疗服务,即“补需方”。

而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:不会照搬“英国模式”或其它什么模式,也不会在8套方案中选择一套,最终只有一个方案,即适合中国国情的方案。医改的探索并没有因方案的争论而停下来,新农合的扩容、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启动是明显的成绩;社区医疗卫生体系的试点在各地如火如荼地开展;药品流通体制的改革试验更是层出不穷──药房托管、挂网招标等受到省市级政府的强力支持。我们认为,2007年的实践为“符合中国国情的医改”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经验,也将使2008年成为名符其实的“医改年”。

1、规范性措施密集出台

进入2007年以来,监管部门密集出台了系列规范政策,将对医药行业造成较大影响。如新的《药品注册管理办法》使得部分企业依靠简单改剂型、改包装、改规格等途径获得新药资格的做法遇到了障碍,对药价水平的下降是有帮助的。并且大批主要依靠仿制药品盈利的企业生存将更为艰难。同时审批过程将更加透明化;《药品gmp认证检查评定标准(试行)》将于2008年1月1日起执行。一批具备严格的质控体系的药企将在新一轮的gmp认证中获益;国家环保总局起草的强制性《制药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》很有可能从2008年1月1日起实施。目前多数企业的现有排污装置难以达标,会直接抬高原料药生产企业的生存门槛,可能会造成企业新一轮的洗牌。

2、医改改什么?

提到医改,我们首先想到的是“看病难”、“看病贵”、“以药养医”、“药价虚高”等表象。政府有关部门也一直在努力解决,如不断加大投入、引入民营资本、连续降低药价、打击商业贿赂等,但相关问题却依然存在。如果我们看得更深更远一些,就会认识到医改已成为一个世界性难题,是一个牵扯到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伦理等众多方面的系统工程,绝不是局部的改革能凑效的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医疗卫生服务不是一般的商品,而是极具特殊性的,正是这种特殊性决定了医改的必要性和复杂性。

3、医改将带来什么?

一是医改有利于提升医药行业的长期价值。中国医药行业一直存在“多、小、散、乱、差”的问题,这阻挠了该行业健康成长为有国际竞争力的行业。究其原因,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与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相适应:当医院均各自为政且在没有较强约束的环境里追求盈利时,医药企业的产品就被医疗机构当作了谋利的载体,各医院甚至医生选择产品的自由度都很大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型医药企业针对每个具体品种和具体终端,都必须花费大量的人力
物力进行公关,却无法利用其在价格、技术、质量和品牌上的优势,显得“规模不经济”。相反,大量中小企业却可以靠在局部市场“运作”一两个产品生存下去。而大多数国家的医改会有一个共同效果,就是出现了替患者监督医院和医生用药的机构,这些机构具有专业水准,对药品的评价主要依据“性价比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即便是营利性医院,药品选择余地也大为缩小。而且未来“金字塔形”医疗结构的底部用药将主要限制在基本药品目录里,这样会造成大量的局部市场用药被淘汰,市场集中度的提高将更加迅速。

预计随着新医改进程加快,医药市场整体容量将继续增长我国从1998年开始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,2003年启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试点,2005年开始城市医疗救助制度试点。2007年开始实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79个城市的试点,将于2010年实现全民医保。我国医疗保险覆盖的人数将有望从2006年底的5.63亿人增加到2010年的全国13亿人口。我们以医保支付每人50元的较低费用计算,随着全民医保的覆盖,医药行业将有望至少增加368亿元市场容量。。

医药行业:长期投资机会来临

目前医药行业总市值仅为5500亿,5500亿的市值支持13亿人的健康,显示了医药工业的脆弱;医药工业的总市值落后于中国远洋、中药工业的市值落后于茅台的市值和五粮液的市值,彰显了中国医药工业未来的巨大发展前景;近年政府的清理整顿对医药工业是好事,这将会催生一大批大型的医药企业;政府在逐步将医药工业纳入管控的范围内,这对拥有“品牌+规模+丰富品种”的企业极为有利。